本月排行文章推荐

  • 老姑父

    说起老姑父只是相对于我的小时候而言。他第一次进入我的印象中还不老,应该只有40多岁。当今,许多场合都在提倡“勤俭节约”,这使我常常更是念起我的老姑父。当年他在我们晚辈面前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勤俭建国”,那时对这句话是懵懵懂懂,直到后来才

    去看看>>
  • 假如有一天,她老无所依

    我妈说她和我在一起老是吃亏。 比如说她在外面错过了公交又不知道怎么回家,就会给我打电话,而我告诉她回家的路,她饶了好几圈也没有回家,最后打电话告诉我她迷路了;或者是她剁黄瓜的时候我和她聊天,然后她一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手指;再比如说我俩出去逛街

    去看看>>
  • 对面的灯光

    对面的灯光熄了,表嫂走了! 从我的封闭阳台向下看,对面楼最下层的一个窗户里时或有黄色的白炽灯的灯光亮起。这在日光灯等现代灯具普及的本城来说,已属罕见了。间或一个瘦小的老妇人的身影,偶尔在窗口挪动。那就是我没有见过面的,父亲同父异母的姐姐,我

    去看看>>
  • 能拥有父母多少年

    还是这雪花飞舞的季节;还是这漫天飞雪的冬日;还是这雪后艰难的那条路;还是这满眼朦胧的炊烟,眼前的景物依然没有变,只是道路两边拔地而起的楼房,在风雪中静静的叙着自己的心事。每当此时,不管寒风有多大,不管暴雪有多狂,我都会听着嚎叫的北风,踏着

    去看看>>
  • 姥姥:别人家的奶奶

    小的时候,因为种种的原因,我爸爸对我姥姥有一种执着的偏见。有时候那偏见我也看不惯,但瞅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我只好将不满埋在心底,偶尔叨咕几声以示抗议。但久了,和姥姥也就没那么亲了。 初中吧,和表姐表弟在一个学校里混日子。有一天下大雨了,我爸

    去看看>>
  • 母亲节,献给我的母亲

    今天没有太多的活,闲下来的时候,就想起了母亲,对于母亲,我的情感一直很复杂,我深爱我的母亲,但是,在深爱母亲的背后,我对她也有一丝丝的埋怨,一丝丝的委屈。所以,一直想写出这份感觉。今天忙里偷闲,我就写写吧。 忆当初,母亲因农忙不过来,逼我利

    去看看>>
  • 父亲的肩膀

    从我记事起,留给我最早、最深的印象,就是骑在父亲的肩膀上。 那个时候乡下的物质生活高度匮乏,作为每家每户顶梁柱的父亲,终日辛苦劳碌奔波不说,还要愁一家人的吃和穿,干活累得半死不活,回到家里瓮里的粮食没有了,灶里的柴草没有了,晚上点灯的煤油没

    去看看>>
  • 陌生女儿的微博来信

    晚饭之后,他要上一会儿网。 输入密码,打开电子信箱,删掉那些杂七杂八的广告,他的眼睛在一封邮件上停留了半秒,然后点了删除。他回头看了看书架,茨威格的那本书安静地立在那里。 等他回过头时,却突然打了一个激灵,立刻从回收站把这封信找了回来,不是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