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妻子死于工伤。看到妻子残缺的身体和痛苦的脸,他悲痛欲绝。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妻子早晨出门的时候,还对他说:“下班早点回来,今天是你的生日。”此后,她却被机器...

  • 我们家目前的钟点工是对夫妻。这天,只来个女的,曹姐,我问:“你丈夫呢?”她一边脱掉帽子放在鞋柜上,一边沉痛地说:“他病了!”看她神情哀怨,还在抹眼泪,我很吃...

  • 我总以为,我爷爷和我奶奶是没有感情的,他们的结合是父母包办,结婚之前没有见过一面,当一顶小轿把奶奶抬到爷爷家时,爷爷还躲藏在屋里写大字,因为他说过,书法是他的情人,他可以不结...

  • 两个人的岁月是如此漫长,生死相随的激情总有一天会变成骨子里的相濡以沫。那时候,她是学校里的校花。为了追她,他几乎成了情书王子。每次约会,总是他在不停地说,从王小波到村上...

  • 我结婚时用的花束是我自己精心挑选的,每一种花都有着不同的含义:蓝色鸢尾是我丈夫最喜欢的花,白玫瑰象征着纯洁的爱情,而预示我俩将白头偕老的是几根翠绿的常春藤。婚宴上,我一...

  • 这是许多年前的故事了。他生于富贵人家,学识渊博,风度翩翩,喜欢他的女子不计其数,上门说亲的人也几乎踏破门槛。当然他并不急,如同其他的公子哥儿,花街柳巷,十里洋场,纸醉金迷,逢场...

  • 她是个美丽而又寂寞的女人。不是没有人爱她,而是她从未重视过他们的爱。她拒绝那些诚惶诚恐的爱情,仿佛它们会玷辱了她。隔壁新搬来一户人家。女的很漂亮,约有二十五六岁,成熟...

  • 一日,与一群旧友喝酒。渐渐全喝高了,有人提议:“咱们都说说自己的初恋行吗?如果大家认为你说的有假,罚三杯。”一个快40岁的男人开始讲。20年前,他爱过一个美丽而灵秀...

  • 那年,她大学毕业到报社做一名小编辑。她不大爱说话,一个人静静地编稿,或静静地看英语书。同事们知道她在准备复习考研,还知道她会间隔着收到北京一所大学的来信。该是一个男生...

  • 我的新家是一幢临街的单元房,那是我单身汉心灵的故乡,它位居最高一层的7楼。蜗居在这都市的一隅,我可以心无旁骛地写些自娱自乐的文字,读些自己喜爱的书。我的邻居家庭成员也不...

 213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