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排行文章推荐

  • 最后的晚餐

    这一年五一劳动节过去大约十几天之后,竟然有一个陌生女孩找上了三角圩中学韦仁富老师单人宿舍的门。 同事们都以为韦仁富交上桃花运了,算是要最终解决他非硬本子定量户口不娶的找对象难题了。 但韦仁富心里明白,这个送上门来的陌生女孩,依然不会是他的菜

    去看看>>
  • 为安格的雪样年华

    1 遇到安格的时候,我刚刚成为这所医院的住院医生。我遇上的第一个病人, 就是安格。 那年,他十六岁。 刚刚毕业的我热情而开朗,有着别的医生十分羡慕的朝气与活力。他们的目 光会从每一个角落里投放过来,带着一种近似于忧伤的迷恋。 我在雪白的世界里做着

    去看看>>
  • 门前流过一条河

    太阳爬上东山坞,光辉就撒满清水涧,一条金灿灿银晃晃五彩斑斓的河。 杜家汀就在河北岸绿林深处,祖祖辈辈依河住着。 入夏了,青蛙聒耳,鸟鸣蝉噪。大闺女小媳妇们挽起裤腿子,白藕一样的腿浸在河里,嫩脚丫踩着粉红的沙,抖开瀑布一样的秀发在河里洗,嬉笑

    去看看>>
  • 古柏树

    第一章 老村支书王耀祖一大早,就扯着他牛哞的喉咙铜钟般的声音站在河堤上,像歌迷对大山练嗓子,这是他几十年的习惯,双手扩在嘴前像扩音喇叭,实际上也就是扩音喇叭,这是他几十年的姿势。村委会五年前已经安了广播,广播室设在村房,喇叭挂在村后半山腰上

    去看看>>
  • 写在归途上的挽歌

    老二给我电话,说妈他们已将爸送回老家山上去了。听到消息,我颅内轰地就是一响,接着,全身就软了。 客户来的电话,我闻而不接。我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心乱如麻,万一老二也真是,他人都到了绥州,才通知我我再也不敢往下想了。我决定,得立即动身赶回去。

    去看看>>
  • 活着就好

    这天,大约是下午四点钟光景。有个赤膊男子骑辆破自行车,嗤地刹在小初开堂门前的流水沟里,不下车,脚尖蹭地上,将汗湿透的一张钱揉成一坨,两手指一弹,准确地弹到小初开堂的柜台上。 喂。猫子。给支体温表。 猫子愉快地应声呃。去拿体温表。 收费的汉珍找

    去看看>>
  • 如果这是宿命

    乱世中的烟雨楼,一叶孤舟飘荡在秦淮河。 卖笑声,吆喝声,淫腔秽调不绝于耳,脂粉味烟酒味,纵使一室之外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此地的笙歌艳舞恍如置身太平盛世。 当中不乏穿着军服的,不知谁喝高了,在腰间一把抽出枪把子,滚,统统给老子滚,老子今晚就要茗

    去看看>>
  • 归 途

    我的家乡位于陕西南部一个偏远落后的山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村里的青壮年每年都挤破脑袋到山西、陕北的煤矿去揽工,村里成了老人,妇女和儿童的驻地。近年来,出去的人更多了,相当家庭都举家外出,村里一年四季空荡荡的,难得见到个人影。 然而,寂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