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抒情散文

你的小屋儿,我不及的梦

来源:抒情散文作者:待我长发及腰时间:2015-05-20 10:54:00手机版

  (一)

  残阳如血,山顶上的松林被染上了一层金辉。行将落下的残阳,再一次证明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的无情。

  夜色将临,你默默地坐在小屋前,等待着黑暗的来临。

  这是一间你虚构的心灵小屋,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清净”。你脑海中构思着那间小屋的场景:屋前应当有一个水塘,月光抚水,轻波荡漾;房后一定是绿树成阴,夜风骤起,松涛一片。在屋的四周长着青青的绿草,夜露挂在草尖,在月光的折击下,闪动着晶莹的光;偶有一、两朵含蕾的野花,点缀绿草之间,使无言的草地勃发出无尽的生机;屋前水塘与小屋之间,一定要有一条青石板路,那光溜溜的台阶上,折射着一丝岁月的苍凉。

  构思好你的小屋之后,你就那样孤家寡人地坐在了屋前的石阶上,凝视着水塘的波纹,静听着心灵旷野的风声。

  夜的序幕,在悄无声息中拉开。风慢慢地大了起来,水塘中的波纹,在风的作用下,从涌动中变成了一层层小浪,温柔地轻拍着水塘的岸。水塘的小浪当然不可能有海浪拍岸那样振人与惊魂,但,那轻柔微弱的倾诉,也一样有一股悠远与恒久的力量。

  你就坐在那台阶上,孤独地欣赏特别的风景。你知道这样的欣赏,会使你独立于苍茫。这种苍茫,是因为彼此的相遇,错过了各自最佳的相遇时期,于是无边的苦海,就成了你孤独的必然。

  彼此沉浮在天与地、岸与波的边界。你我游离于期盼与现实、欲望与良知的中轴。我们渴望着能彼此依靠。彼此的依靠,本应是生命的真诚托付,是心灵的无间交融。然而,现实的无情之剑,早就斩断了任何依靠的可能性。

  尽管这是悲歌一曲,但心的渴望,总是期盼着,能闻到一缕玫瑰的芬芳。现实的桎梏锁不住心灵的窗。

  人总是有各种的期盼,那是因为现实早已淹没了太多的诗意。当你我像一片飘落的枯叶,在风中偶然相遇的时候,这日子就多了一份期盼,这时光就多了一种牵挂,这空气就有了一股飘渺的幽香,这生活就有了太多的感动。

  黑夜将你的小屋紧紧地罩住,窗外的街灯虽然光华无限,但你的心中总有一块挥之不去的阴影。这阴影让你看不清前方的路,不知会怎样向前蜿蜒。

  尽管如此,你并不感觉到迷茫。因为,当你决定在这样的小屋前,孤芳自赏地枯坐的时候,你早就有了枯坐等待的充分准备。多少年的风霜雪月,早就将你锻就出茫然枯坐和无所窥视的习惯。虽然还达不到那种超凡脱俗的境界,但处事不惊的风度还是有的。

  夜风时大时小,能想象到那屋前的水塘中,水浪声也一定会时高时低。听起来让人有一种忽近忽远的感觉。在这水波声中,似乎有一段警言在你的耳边轻轻响起:“飘渺的境界才是最美的梦。你何以寻求太多?冲破飘渺,不一定就是理想的彼岸,前跨一步,也许就是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

  你期盼着能有人来到你的小屋,但你也害怕有人真的会来。因为,你在期盼中虽然拥有无限的激情,但,当你真的直面的时候,也许给人的只是一个无言。这不是你的无情,而是你对爱字已无以言说。

  你记得有位散文家对爱有过这样的描述:“爱是幻象的产物,也是醒悟的根源;爱是悲伤的慰藉,也是死亡的兄弟。爱是付出,也是索取”。在这样一把双刃剑面前,当我们直面相对的时候,你我将如何选择?你我能选择什么?

  你不想得到太多,在你的心中能储存起我的几言片语就足够了。有了这样的几言片语,就能让你在无尽的回味中,获得灵魂的升华,于是就有了期盼。

  你将这种审视的期盼,当作一棵昙花种下。你知道,你不管多么精心地终年打理,你都无法知道,它会在那夜怒放。昙花,既然能用一生的积累,将美丽献给黑暗,你又何必企求,它是否真正属于你?当你在那天从晨曦中醒来的时候,看到它那早己垂下了的美丽花冠,你不会在乎你所付出的心血,因为,你拥有了它那永恒不褪的绿。

  星光无色,天穹也变的苍老和憔悴。水塘上的风带着一股泥香将你的周身抚摸。这使你感到一阵沉醉,一阵快意,一阵兴奋。

  是啊。我不就是这样的一股风吗?我从遥远走来。缘份让我们牵手共吟《钗头凤》,真情让我们狂歌“此事古难全”。挥笔指点江山多娇,泼墨评说历史沉浮。人生有过这样的惊喜和巧遇。你就是为此孤独地在这小屋前跌坐一生,聆听这风的诉说,还有什么能拥有比这更高的境界呢?

  你抬望天穹,心底在声声地呼唤:“清风,请驱逐我内心的烦躁;水塘,请洗净我身上的尘垢。”让你,能在欲望的烈火中,炼出,一份不可亵渎的纯净和圣洁。让你一生都能这样在孤独而温馨的夜里,静静地守望着这间小屋。守望着两颗同样善良的心,所迸发出来的良知和人性。

  你默默地枯坐在,你为自己所虚构的心灵小屋前面。

  (二)

  命运已经注定,不论做出怎样的选择,只要活着,都会飘荡在时光的河流中,途经的夹岸,或峰峦起伏,或桃花妖娆,珍惜每一个缘分和造化,种植满川的幸福与温馨。只留下满窗的阳光,听阳光悄悄行走在发丝,肩头和心田的声音,轻闻阳光一束束盛开的芬芳。君子兰说阳光是金红色的,吉祥木说阳光是绿色的,我投递过来的微笑说,阳光是爱情色的……所以,只要用心体察,就一定会找到阳光的颜色和味道。

  于是,你悄然走出屋子。沿着阳光的明媚,坐在安静的深处,坐在拙朴的文字里。沿着文字,一个人,回到从前,村边的那棵老柳还站在黄昏里,托着夕阳,默默擦亮那条回乡的小路。风一阵阵地吹,斜弯的柳树,就像母亲召唤的手臂,执着而苍老。一群快乐的小伙伴,如今已各奔东西。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散落田间了。他们一年四季沿袭祖先流传下来的农谚,一辈子用深深浅浅的脚窝叩问田陌,褐色的额头,盛满了风风雨雨。你不敢与他们久作攀谈,你的双手和你的心灵一样早已空洞而苍白。这么多年,尽管你一再努力,尘俗还是迷惑了你的双眼。

  你坐进难得的属于你自己的安静里,就那么一间小屋子,慢慢回味那座远山。远山的风景那么美,满坡的绿,满岭的花,小鸟,羊群,和飘着白云的溪水,你只去一次,就永远地镌刻珍藏在内心了。

  对于你,整座山中,就只住着我。我才是远山全部的风景。我用如山一样的执着和真诚打动了你,你因此忍不住自己,心不停地朝着那个方向奔跑。沉默得如同大山一样的我,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是否闲下来,我都会浮现在你的眼帘里,脑海里,睡梦里……

  你想找出一种理由,对抗我的痴迷。可是,小溪弯在山的臂膀里,桃花绽在春的笑容里,你不经意,掉进了温暖的眼波里……

  冬天山林中肃穆而荒凉,没有鸟儿的低语,一切归于寂静,那种静超越了喧嚣的城市,自带着一种分量,连呼吸也变得安静和愉悦。喊一声,有回声次第荡开,由远及近的传入耳膜,而记忆的回声看似走远,也会在某个时间重新拨动心弦,钻入心底的那些小小往事,潜藏暗滋在某个时候探出头来就潮湿了你的一大片心境。

  你安静的守着那些往事,看着我们最终无语沉寂,你知道彼此的世界里都有的影子,不需要记起,也永远不会相忘。

  起风了,又那么冷,你不得不回到那间屋子里,虽然不大,但一样可以躲避风寒,起码,它是属于你的一个地方,一切那么静好。站于山尖上的我,只能远远凝望着你或清晰或模糊的只身单影,我在心底不禁喟叹:你的小屋儿,我不及的梦!

  作者:桃园野菊

抒情散文排行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