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编文学网 >爱情故事 > 正文

淡淡的执著 真实感人到哭死的爱情故事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7-21 14:32 阅读:


那年元旦,他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踏上北去的列车。提前三天预订,几经辗转,还是买不到坐票。

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站了一夜,才到达北京。深吸一口气,晨雾中满怀的压抑扑面而来。匆忙挤上地铁,竟然迷失了方向。

好不容易才找对地方,终于耐不住疲惫,一个人孤独地坐在路边。偌大的北京,给他的感觉,竟是说不出的空旷。

面试很顺利,半个小时就敲定了一切程序。接下来的交谈多属闲聊。

公司很小,一百多平方米的地方安下四张办公桌和四个人的起居物品,显得有些局促。他把物品放在自己的位置,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小心地回答着同事好奇的提问。


这时她一脸睡意的走出房间,头也不回地走向电脑前。不想一下子碰到他的脚。噢,对不起,她还是没有抬头,迈过那只脚继续向前。突然觉得不对,转过身,发现害羞的他。不禁宛然。

他早就发现了她。一身素雅,些许倦意写在眉眼间。从刚才同事的口中得知昨天全公司加班,她深夜三点才睡。

第二天,一切走上正轨。她在他的右手边。虽说她来的比较早,资历却比他浅,她做他的副手。

本来就是比较小的公司,家庭作坊式的管理,加上枯燥的作业方式。接连有同事辞职。短短半个月,本来略显拥挤的大厅清冷了许多。刚来不久的他,居然也心生离意。

这时她生日,邀请了他。年轻人过生日,场面总是有些喧嚣。各色人等尽情的挥舞着奔放的青春和活力。渲染的包间里,灯光都开始变得暧昧。那天,她喝了很多的酒,唱了很多的歌。都是粤语,他大多听不懂歌词。

回来的路上,她醉了。跌跌撞撞地和许多分不清面目的人告别,最后一个人瘫在地上。他过来拉她站起,平时瘦弱的她竟然出奇的重。望着她吐着酒气一脸茫然的表情,他忽然觉得有些心疼。扶她坐在路边。她开始呓语,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继而吐得一塌糊涂。这一切都是他始料不及的,环抱着她的身体,因躲闪不及,他的身上也变得狼藉一片。顾不得擦拭,跑了很远的路,终于找到一家亮着微光的小店,北方的夜晚,总是早早入眠。


为了得到店主的热水,买了两包小熊猫。然后急急抱她过来,颤抖的喂她喝水。由于太急,引起她小小的咳嗽,惹得他立刻惊恐万分,轻轻拍背,赶忙问候,这时的她,不知不觉成了他心中的琉璃娃娃,生怕稍微的一碰,也会碎出千丝万缕的悲痛来!

回到家,她躺在床上,酣睡起来。梦中却死死地拉住他的手。他局促不安地坐在床前,不时望望她恬静的脸。慢慢睡着了。

再见她时已是上午10点多的时间。他伏在床前睡的香甜。身上披着她素雅的棉被。一半在身上,另一半掉落地上,一只被角还被他踩在脚下。

他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望着她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两手慌乱地搓着,不知该往哪里放。

她迈着轻盈的步伐,端出为他做的早餐,简单的荷包蛋和香甜的牛奶。望着他吃的样子,露出满足的笑,却转而低下头,有些伤感。他有点不好意思,邀她一块吃。她笑笑,拿出咖啡壶,煮了一大杯的咖啡,慢慢品了起来。

他和她在工作上配合得相当默契。有时候他的创意刚开了个头,她已经知道结果。他只要把计划大纲写出来,她就能细化得天衣无缝。他慢慢习惯了她的存在,仿佛她已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上班的时候,他会时不时地偷看她几眼,她总是一本正经的工作,没有丝毫松懈的样子。望着她清秀的眉目和期间若有若无的忧愁,他愈加怜惜这个瓷器般的女子。早晨上班时,他会提前去半个小时,目的是能早点看到她娇弱素婉的脸。她还是那样,全部注意力都扑在工作上,有时甚至忘了他的存在,这多少让他觉得惆怅。

后来公司又来了个女人,大家都叫她小西。小西长的很是讨人喜欢,平时跟大家关系不错。由于公司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大,他们搬进了宽敞明亮的写字楼,小西就成为新公司的行政部长。

规模的增大和利润的提高,公司管理层决定开个盛大的酒会,这次他作为公司骨干,需要讲话。从来不喜欢穿正装的他也只能拿出许久不穿的西服送到干洗店。正好她做头发的店就在旁边。俩人约好一起去。


临近下班,天空却下起淅淅沥沥的雨。他走在后面,极力地用衣服罩住她的头,显得相当狼狈。他说,打车吧,她摇摇头,几步的路,我想散散步。

到那家小店,要经过长长的铁轨,他们走在路上,旁边经常有呼啸的火车疾驰而过。

他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口。这时,小西疾步走来,大呼他们的名字。

原来公司通告,本次酒会之前公司是有会议的。在会上经理很生气地指责他们,公司的重要人员无视纪律,竟然在会前早退。

他和她一脸的茫然,他们走时,是向小西申请了的。何况公司布告栏上的通告一直没写。但是,小西却说在MSN上通知了,然后指着布告栏说,上面有!

又熬了半个小时,终于下班。他邀请她一起去。俩人穿过呼啸的铁路,身后是一片的黑暗,无限延伸到另一个远方。

那天的酒会,许多人都夸她漂亮。一个网站的主管甚至借着酒意拥着她的肩。她望望他,惶恐的不知所措。他走向前,坐在她身边,什么也不说,只是一杯杯的喝着加冰的酒。更多人向她敬酒,她有些醉了。看着他郁闷的心情,她也开始一杯杯的喝。

蒙眬中,他一把夺过她的酒杯,一股脑的灌下去。我替你喝!

她想把酒杯要回,却怎么也拿不动。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我想为你醉一回。

她在黑暗中紧紧握住他湿润而颤抖的手,泪水开始滑落,一脸的潮湿。

第二天,她在邮件里表达了她的谢意!他只是发过来一个笑脸。末了,还说了一句,我来北京半年了,还没去过香山,有空一起爬香山吧。

她说好。

只是那个周五,她应约和几个朋友一起到欢乐谷。走的时候,她通知他。却不料他伸手做了个拒绝的手势。指指墙上的公告。小西用很小的字写了那天开会的通告!她一拍脑袋,差点又忘了。

又有几次,小西在办公室跟别的同事讲她的马虎和糗事。他在旁边听不下去。狠狠地摔门走了。

那天,他约她出来。正是傍晚时节,她穿着一身淡色的裙装,宛若云朵飘来。他很委婉地征询她和小西的关系。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睛里有晶莹闪烁,一脸的悲怆!

喝完咖啡,她提议去酒吧。低暗的灯光下,他们喝了一杯又一杯。他突然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讲,只是她从不给机会,她的时间大多在酒里,要想彼此交流,那就陪她慢慢喝酒,喝到天荒地老,喝得天昏地暗。

这一次,她又醉了。伏在他的肩上,淡淡绯红的面颊,精致得像个洋娃娃。他不敢动一动,生怕惊醒了他梦中的天使。

这次酒醒,是在半夜。她满含歉意地泡上咖啡,低低暗暗的台灯,发出柔嫩的光。他整整衣冠,听她细细道来那些尘封过往。

后来,她偎依在他的臂弯,沉沉睡去。女人在身心疲惫时,都需要男人的臂弯,她和他如是。

再后来,他收到她的辞呈。还没来得及说一句道别,她就消失在他的视线外。一切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在情感面前都脆弱地败下阵来。

一个月后,他也离开了北京,带着那份淡定的心情。一路南下,来到长沙。

长沙有着北京不一样的喧闹和热情,这是首都城市所不能比拟的,更重要的是,这是她的故乡。

她过去曾向他描述过这个城市的人和事,以及,在灯下,她那曲曲折折的情感。这个城市带给了她太多的喜怒哀乐,他走遍这个城市,想重温一遍。

他找了份清闲的文字工作,每天拿着地图,开始熟悉每一条道路。有时候,他会想起她淡然素雅的脸,幻想着在下一个站台与她相遇。

最终还是失望,他没有寻觅到她的踪影,于是他开始把记忆整理成文字,发往她的邮箱。

明知是石沉大海,他还是毫不停歇地坚持。他经常幻想着她在另一个终端,一边看他的来信,一边喝着大杯的咖啡,微微翘起嘴角!

他甚至开始学粤语,想弄懂那些歌词的含义,却忘了网上随处都可以搜到歌词!一年后,当他关于长沙的点滴已经写了一百多封邮件时,他决定离开这个城市。

有时候怀念的最好方式是在远方,离得近了反而只是回忆了。

依然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北京的早晨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变换任何模样。踏上地铁,周遭依然是一张张陌生的脸。

对生活的描述成了他的习惯。但他更习惯的是点击邮箱给她发出邮件。此时写信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大病。

他改了经常泡在网上的习惯,病好后,居然有些抑郁。

医生建议他出去走走。他很顺从地听了建议。

那天,北京的风沙很大,好不容易跑到地铁口,却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在张望,还没确定仔细,对方已飞奔过来,紧紧抱住他!

她说,是别人爱上了我,我不是第三者。

她说,我对不起小西,她报复我是应该的,只是,你的存在让我不能再给她机会。

她说,我无法选择你,因为,我还爱着那个男人。

她说,我做梦都害怕,害怕小西追到天涯海角。

他把她拥在怀里,微凉的体温竟让他万分怜惜。

他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小西的男友爱上了她,知道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却飞蛾投火般地相爱。并且在灾难来临的时候,那个男人为了她牺牲了自己,车祸。

她离开后,终于在一百多封的邮件中感受到他的爱,她开始找他的时候,竟然失去了他的消息。她已经决定重新开始,只是时间和她开了个玩笑。

她知道他来北京。于是,每天都站在他经常提到的站台等他。她希望有一天能在茫茫人海中,一眼望见他。

他和她,终于相见,他拥着她,耳边听着列车呼啸的声音,就像当年两个人,不紧不慢地踱在火车线边,说着话,望着铁路无边延伸到天际……

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我想,香山的叶子该红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