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编文学网 >情感故事 > 正文

修成一株安静的莲 感人至深的情感美文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7-17 21:06 阅读:


农历的“二月二”是老百姓所说的“龙抬头”,之于我,却是格外的敏感。很久以前的这天,我从娘家“移植”到夫家。仔细地回忆,那一天,是下着雨的,不大,但淅淅沥沥下了整天,像母亲惜别的泪,一直在心里下着。

其实,从娘家到我的小家,拉直了,不过百米,迎亲花车开到楼下的时候,母亲还是忍不住落泪:终究不一样了!从此,女儿不再只是自家的女儿,还是人家的媳妇!倒是父亲,笑握亲家的手:“恭喜!娶了个会花钱的儿媳妇!”

父亲的亲家,我的公公,乐颠颠地,像接过一件宝:“会花钱算什么?能挣会花是本事!”每忆及此,觉得老爷子实在高明,只一句,便让日后所有的不节俭,都有了最可宽恕的理由,早交底了,又不是不知道,在娘家的时候,就这样!


婚礼那天,新郎在新居坐立不安,不停张望,怎么还没来呢?也该来了啊?狐疑着,楼上楼下来回折腾,总算盼得鞭炮响、新人到,一颗心才算落地。事后告知,怕这雨下着下着,突然又改了主意。呵呵,婚期一延再延,竟落下病根!

一生嫁回人,外面,竟下起这样绵绵的雨,仿佛母亲的泪,藉着雨伞,顺着屋檐,落地八瓣地碎在眼前,打得心情也湿漉漉的。送别客人,摄影师喝高了,拿着相机七拍八拍,然后,惶惶地报告:胶卷报废了!

天!千年等一回的事,居然报废了!酝酿了一天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婚礼已经结束,人生最盛大的仪式已经闭幕,而我,竟连个档案都没留存。就像未经三媒六聘,不等花轿来抬,人,已经入了洞房,让日后的吵架,都失了底气,倘若他赖账,我拿什么证明自己的明媒正娶?日后,还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颐指气使?想起这个,就悲从中来,泪,流了一夜,怎么哄,都无济于事。婚礼不可能补办,照片也永远补不回来,而我,就这样无凭无据地嫁了!

蜜月的生活,几乎都是用相机记录下来的,算是补偿。下厨做饭,挽袖浆洗,野外踏青,灯下夜读……现在想来,婚后初始的这段恬静安适的时光,倒是强过婚宴的浮华喧闹!宴席,是办给别人看的,卸下盛妆后的生活,才是自己的!


然而,对于婚姻,蜜月不过是个开始,许多意想不到的小烦恼,渐渐显现。比如,他居然不换鞋就进屋,屡教屡犯;比如,他经常忙到饭菜端上桌才到家,且愈演愈烈;比如,我在为剧中人落泪的时候,他竟在身边发出香甜的鼾声;比如,从结婚第一年起,他就开始不记得我的生日,每每反复诱导才忆起;最不能容忍,他竟然开始和我吵架!

从未天真地指望,他会永如恋爱般的千依百顺,但他高举义旗的心情如此急迫,简直让人难以接受!很快,我们便有了婚后的第一次争吵。已经不记得起因,但过程甚为伤痛。我跑回娘家,哭得昏天黑地!结果招来父亲一瓢冷水:“这点小事,闹成这样,还怎么过日子?”

夫妻吵架的事,娘家,是说不通了。倒是有兄有弟,可惜,都远在异地,惟一一次赶上,却不像别人家的兄弟,一味地护短,对他的抚慰反甚于我,这郎舅处的,唉,也罢!

婚后第一年,我学会了在吵完架之后,愤而拍上房门,痛哭一场,然后,擦干眼泪,继续生活。代价是,所有恋爱期间纸短情长的两地书,全都在我消解怨气的发泄中,化作了飞灰。一个人,泪流满面地把曾经浓情蜜意的物证销毁,哭一段,毁一点,毁一点,哭一段,现在想想,倒是颇有些黛玉焚稿的意思,那叫一个凄凄惨惨,心欲成灰!

若干年以后,提起这事,他依然又生气又惋惜:“那时候,你脾气坏得简直不成样子,一触即发,唉,可惜了那些信……”“可是,明知会‘发’,为什么还要‘触’呢?”咄咄逼人地,还在不依不饶!


结婚第二年,傲气未消,吵架都吵出了一种精神:无论对错,绝不主动求和!一定要他先打出白旗,方才接受投诚。坚持原则的代价,是惨痛的!冷战中,伤心地剪掉过一件织了一半的毛衣。那样用心地选了颜色,那样细细地挑了花式,一针一线地织了那么久……剪完之后,看着垃圾桶里伤痕累累的毛衣,像看到自己伤痕累累的心,止不住地,又哭了一场。

当然,收获也还是有的,年底的时候,儿子的降临,让我顺利地晋级为母亲。从不知道,母亲与女儿的心境,竟会如此不同!之前,我只是女儿,最多,不过人妻,可以刁蛮,可以不讲理,可以胡作非为。但母亲不行,母亲必须是慈爱的、理性的、温柔的、宽厚的,当小婴儿粉嘟嘟地睡在怀里,我的眉眼,我的面容,我的身体发肤,无处不发散着母爱的光芒!

儿子,让我失去了任性胡为的特权,却让我一颗骄傲浮躁的心,落下尘埃。

结婚第三年,多了一口人的日子,纵有两家四位老人的照应,还是手忙脚乱。婴儿的生理循环,不像大人那么有节制,往往,说来就来。饿了哭,哭了吃,吃完尿,尿完睡,睡醒玩会儿,接着吃,如斯往复,一刻没闲着,连睡,都带着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表情。一直搞不明白,小儿的梦里,究竟会有什么难过、高兴的事?每每问及,奈何不说话,稍大些,再问,答曰:想不起来了!悬疑至今!

小东西一天一个样,我端视他,就像欣赏一件作品。哺育的辛劳,终在儿子可见、可感、可触摸的成长中,收获了无可言喻的幸福!我的体谅,我的宽容,随儿子一同起步,共同成长。不知不觉,已收拢起斗鸡般张开的羽翼,敛尽所有的锋芒!

接下来的日子,都忙!儿子忙长大;我忙工作,忙育人;而他,只忙工作,永远忙不到家里!仕途多艰辛,一条路自己选定,只能承受!

婚姻,走到第七个年头,仿佛苦尽甘来。儿子入学了,换新房了,他,也调到部门了。松弛下来的心情,总是愉悦;解放出来的精力,终于回家!

其实,心有余力的情况下,他有很多地方,还是可圈可点的。

对我的洁癖,他一直以极大的耐心在配合,尽管进步程度欠佳,但结果可期;对我的美癖,自始至终持放纵态度,尽管颇费银两,倒是养心养眼。当然,偶尔看我站在一橱衣服前,举棋不定,也会说:“其实,你穿什么都好看,哪怕是旧的!”呵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意见提得让我如此为难,做梦都想得到那条摇曳的裙子,想想他的意见,罢了!

婚姻里的战争,永远没有赢家!妥协也好,骄傲也罢,兵戎相见,都会败得一塌糊涂!结婚多年,输得很惨,这么简单的道理,方才悟到。

闲暇时分,我喜欢坐在电脑前敲些文字,关于这个,他是喜欢的,但并不关注。常常,一稿完成,央他读,他反求我,行行好,饶了我吧!气短,我的文字,就那样的看不得么?

好在,我的信心,已经膨胀,不太容易受打击。依然一篇一篇地写,依然一篇一篇地给他看。他痛苦地婉拒着,又怕看,又怕挫伤我,两难的样子。我难过,决定放他一条生路。依然写,但,写给别人看!

渐渐,陆续有文字见诸报端;渐渐,有越来越多的人告诉他:“夫人的文章,写得不错啊!”;渐渐,他偶尔光临我的博客了;渐渐,开始关注起我写字工具的更新问题。老的笔记本,已经寿终正寝,新的笔记本,还在商店里。看我纸上写、写了改、改完抄地劳作着,终是不忍,跑到店里,把新的笔记本提回家。说,不指望写成什么,快乐就好!

快乐就好!这么多年,磕磕绊绊走过,原以为早已百炼成钢,不想,这4个字,还是让我泪意盈眶!

第十三个年头将来的时候,我坐在电脑前,静静地敲着前尘往事。此刻,风轻云淡,时光静好。最初的伤痛和眼泪,早已在岁月的池塘,淤结成泥,沉入水底,滋养一株莲,于午后的清风里,静静地,静静地绽放!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