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编文学网 >爱情故事 > 正文

蝶影幻生,只是断了翅 伤感爱情小故事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7-07 00:22 阅读:


流年颠沛,红尘浮乱,谁奢侈了爱情,谁留下了伤悲?

我在青春的路口等你,你在时光的尽头将我丢弃,

命运里的那道伤,是你永远读不懂的疼!

文/夜小云

【壹】

夏日黄昏的最后一道光线透过落地窗,细碎的打落在房间里,那么的轻柔,仿佛害怕打搅了这片宁静。两个明媚如花的女子,安静如那午夜的星辰,无声却点点闪烁。

天空干净透明,蓝的如此忧郁。窗台上有蝴蝶在飞舞,窗外的天空有鸟儿轻轻滑过,仿佛它们都能听懂,能听懂从屋子里传出的音乐其中蕴含的悲伤。安静里带些躁动,躁动中透着哀伤,如一场葬礼上的死亡曲。《断翼之蝶》,花了三年的时间我才做好这首曲子,那里寄予了我内心所有的伤痛与不堪,那是别人看不到的。唯心每次听后总是泪流满面,不想让她难过,所以这首歌我们从未在台上演唱过。但是今晚是我们在这个学校的最后一夜,也将是我们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夜,是的,我们毕业了。唯心说:梦语,就在这里结束吧,告别过去,彻底的将他忘记,将他埋葬,将过去的你埋葬,这样你才可以真正的重新开始。对于唯心的要求,我从来无法拒绝,更不会去拒绝。这个视我如生命的女子,她如我的双生般活在我的生命中,痛着我的痛。

看着站在镜子前的唯心,雪白的连衣长裙,乌黑的长发,在明暗交换的光影中,我看到了一个天使。对,她就是我生命中的天使,陪我渡过了生命里最黑暗的日子。

三年,三年是怎样的一个概念?1090个日子,26280个小时,1576800分钟,94608000秒,大到要用科学计算器来盘点的数字,却也在不期然间走过了。站回到时光的路口,依然无法想象那些曾经发生的事情,恍若一个梦靥,虚无却又真实。脑海里始终残留着那些画面,模糊而又清晰,只是依然记得那个时候,依然记得那个夜晚,我的世界在一刻间崩塌,眼前是昏暗的,我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我的心在那一秒冰冻,从此尘封。

【贰】

正出神,MSN上一个陌生人的头像闪烁着,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不只是个陌生人,心脏跳动的频率有些失常。打开对话框,一句简单的话语:恭喜你毕业了!带着好奇与一点点的期待,打开他的博客,那一张张照片映入眼帘,刺痛着我的双眸。是莫凡,真的是他,只是他的怀里抱着另一个女的,如此幸福甜蜜的婚纱照,让我觉得自己多么的讽刺。我不知道自己还在期待什么,还在等待什么,那不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吗?只是当梦想被撕碎的时候,真正面对现实的时候,心还是会疼痛。


回忆像旧胶片,一张张滑过眼前,只是失去了色彩,只剩黑白。

那是一个盛夏,阳光充裕的温暖季节,童稚未脱的我带着对青春懵懂的期待踏入了这座充满文学传说的校园。在一个晨光稀疏的清晨,我遇见了莫凡。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坐在绿荫湖畔,抬头望着远方,仿佛穿透了现实的光线,到达了另一个世界。那样的安静,那样的忧伤。就那一眼,我便爱上他了,没有理由,那时我想,爱就是如此突然的事,只需一秒,一秒就足矣。我找借口跟他搭话,知道我是新生,他便很耐心的给我讲解。我问他要了电话号码:我说以后有什么不懂,还希望他多多指教,他犹豫了下还是答应了。他在一张便利贴上写下了他的姓名号码,莫凡,就在那时,这两个字就深深的刻入了我的脑海。我也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梦语”,他说很好听的名字。

通过打听,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我同系的学长,成绩优异,并且是我们学院学生会的主席。在往后的日子里,我总是找各种理由去找他,但是从来不敢让他知道我的心意,因为他是如此的优秀。我亲眼看到他拒绝那些女生,那样的冷漠,让我以为他是没有感情的,但是他对我总是很照顾。

北方的冬天特别的寒冷,对于我这个从四季如春的城市来的孩子,更是一个艰难的时期。我总是对莫凡说,太冷了,我要冬眠去,希望一觉醒来就是春天了。他总是拍拍我的头说:傻丫头。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好温暖。我喜欢他叫我傻丫头,感觉那么的亲切。

第一场雪花飘落是在圣诞节的清晨,凌晨六点,我还紧紧的缩在被窝里,手机却不安分的响起,以为是闹钟,正想按掉,却看到是莫凡的来电。拿起电话便对他牢骚:大少爷,知道现在几点么,你还让不让人活啊?“傻丫头,快起床看看外面有什么不同。”我睁着朦胧的睡眼走到窗前。然后我就看到了漫天飞舞的雪花,世界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如此唯美。我告诉过莫凡,选择来北方的我,就是为了看雪,我喜欢这样干净透明的世界,那么的纯洁,那么的简单,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种颜色。正陶醉,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生气:傻丫头看够没,雪有比哥好看吗,再怎么说哥也是院草!”我这才把仰天长望的头低下,看到了莫凡,他就站在我的宿舍楼下,那画面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你怎么站在那里啊?”我匆匆披了件外套跑下楼去,这么冷怎么站在这里啊?正想批他,一个踉跄,他将我紧紧搂在怀里,那么的用力,仿佛要将我揉进他的心里。“还不是为了等你这傻瓜么”,“我爱你,傻丫头,我爱你,我想好好温暖你”,他的胸膛那么的结实,他的怀抱那么的温暖,让我整个冬天都不在寒冷。

【叁】

快乐的时光似乎总是过得飞快,还来不及好好的享受这份温存,转眼一年就过去了。莫凡,也要毕业了。依然是盛夏,依然是香樟满园的日子,依然是绿荫湖畔。莫凡说他要去南方发展,我没有挽留,只是点头。我想叫他留下的,为我留下,但终究还是没开口,因为我知道他有他的梦想,我爱他,所以也会支持他,尽管我知道自己有多么不舍。“梦语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想你的,好好学习,等我回来、、、、、、”他说了好多好多话,多到我都快记不住了,但是那个怀抱,那个温度,我永远记得。

莫凡不在身边的日子,时间仿佛被置在放大镜前,无限拉长。总希望下一秒莫凡就能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他回来了。


长途话费太贵了,我们只能每天发短信,但是只要收到他的短信,我也觉得好幸福。日子就这样在轻风细水中流过,课外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图书管里度过,因为我需要一些东西来填补那份思念。我买了一本好看的笔记本,在封面贴上了我和莫凡的照片,用笔尖记录下了我每天的生活,写下我每天对他的思念。我总是一个人走在我们曾经走过的地方,仿佛他就在身边,因为有牵挂,心便不会寂寞。

等待是漫长而痛苦的事情,尤其当结果只是一场空虚。

我傻傻的以为那只是时间与距离的问题,却未曾知道,彼岸那端的人儿早已将心带走。

随着时间的前进,莫凡的短信越来越少,有时我发给他也不回,他只说工作忙,没时间,我相信,因为我爱他。后来我才知道自己的爱对于他,是多么的廉价!

【肆】

莫凡终于回来了,只是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莫凡说我要上课不让我去接机,我还是偷偷的去了,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得到惊喜的那个人是我,我看着他牵着另一个女生的手,说说笑笑的走出来,那样子是那么的恩爱。我想逃,可是我的脚在那一刻失去了知觉,我就那样傻傻的站在那里,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甜蜜。

“梦语,你怎么在这里,不是有课吗?”看到我时,他有些惊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了。他说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子晴,这是我学妹梦语。学妹,多么可笑的关系?“学长,欢迎你回来。我还有课,先走了”,说完我转身就跑了,我害怕再迟一秒,眼泪就会落下。

依旧是圣诞节,依旧是飘雪的日子,依旧是那些人,只是心变了。那晚我们在雪地上走了很久,终于他开口了:梦语,对不起。我就那样看着他,什么也说不出。他说:子晴是她以前的女朋友,也是初恋。我遇见他的那天,他刚和子晴分手。她们是高中同学,只是高考上了不同的大学,子晴要他毕业后去南方发展,他不愿意,所以分手了。他说,他去南方原本不是打算去找子晴,只是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让她可以抛下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只是没有想到会遇到子晴,子晴说她还爱着他,而他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她。他说:他们这次是回来订婚的。“那我呢,我算什么?”我问他。他笑着说:朋友啊。我紧紧的握住拳头,握住掌心传来的刺痛,努力的仰起头对他说:祝你们幸福。然后转身,让泪水流在身后,无限蔓延,那是他永远都不会懂得的疼痛。

原来我才是多余的,我只不过是他们爱情故事的插曲。就那样在雪地上狂奔,我想用这样的速度将这一切抛到脑后,可是还是无法止住泪水,冰凉的滑过脸庞。


【伍】

那个夜晚特别的寒冷,我紧紧的抱住自己却没有温度。于是我跑到学校附近的酒吧,点了最烈的威士忌,一杯一杯的灌下,不是喝,因为没有味觉,只是希望这样可以温暖一下自己冰凉的心。

耀眼的灯光,悲伤的音乐,更让我无法止住泪水,那一刻我才知道酒精化作的泪水是多么的刺眼。浑浑噩噩间有人跟我搭讪,请我喝酒,我没有拒绝,一直喝着,一直舞着。迷迷糊糊间被人带到了一个房间,我想要逃跑,想要挣扎,却没有一丝力气,我偷偷按下1号健,那是莫凡的电话号码的快捷健,可是他没有接。嘴角的那一丝悲笑同泪水一同凝固,凝固在那一刻,凝固在那个夜晚。那抹红侵染了这个城市整个冬天的雪,侵蚀了我心脏的每一个细胞。

醒来已是第二天凌晨,看着衣衫不整的自己,已没有半点知觉,那是无人能读懂的绝望。我捡起了一块玻璃碎片,狠狠的划向自己的手腕,任鲜血直流。闭上眼,我想这样就再也不会痛了,这样就不会难过了,过了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一切都会忘记的,一切都可以被忘掉的。唯心找到我的时候,我已昏迷不醒,可以想象的到她那时有多么的惊慌。当我睁开眼,看着雪白的一片,我以为我已经离开了,离开了那个让我悲伤的世界。却看到了趴在病床旁边的唯心,心里有说不出的心疼。

唯心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是同班同学,但是我们成为好朋友是在乐器社的时候。唯心喜欢吉他,而我钟爱的是架子鼓。在迎新晚会上,每个新成员都表演了自己的特长。就在那时候,我们成了好朋友。我喜欢她弹吉他的样子,她喜欢我打架子鼓的感觉,她说,我的手下流动着悲伤,同我的眼神一样。我们经常在一起练习。但是和莫凡在一起后,我就不再去了,因为我知道他喜欢安静,他也许都不知道我有这个特长,在他眼中,我是个安静如花的女子。

发现我醒了,唯心紧紧的将我抱住,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抱住,我可以感觉到有泪水滴落在我的衣襟上。

【陆】

出院那天,唯心送了我一个漂亮的护腕,她轻轻的为我戴上,仿佛害怕触碰到我的伤口。而她的手上也戴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她说,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和好奇了。

那天,我一个人跑到纹身店,在右眼眉脚刺了一只蝴蝶,断翼的蝴蝶,她只有一半的翅膀。唯心发现后,也跑到那家店,让老板在她的左眼眉脚刺上了蝴蝶的另一半翅膀。她说:梦语,我们是好姐妹,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你一起渡过。

后来,我们就组建了这个乐队:蝶影。我将所有的感情寄托在音乐里。我总是一个人难过,我总是一个人敲打架子鼓,狠狠的敲打,将那些伤悲通通敲去,闭着眼,不再流泪。

白天,我和唯心会乖乖的去上课,我们都将长发放下,都带着护腕,所以没有人看到我们眉角的蝴蝶纹身,没有人看到我手腕上的伤痕,也就没有人看到我内心的疼痛了。在老师和同学们的眼中,我们是全优的好学生。

当黑夜降临,我们不再是我们,不再是乖乖女,我们是暗夜里的妖精,很娇艳的妆容,很哀伤的眼神,站在酒吧的舞台上尽情的歌唱,尽情的释放,歌声里透露出的是歇斯底里的绝望。我们用绿蕾丝将长发高高束起,眉尾的蝴蝶纹身,在闪动的灯光中,栩栩如生。只是我们都只有一半的翅膀,我们无法单飞,却可以一同振翅,这是爱情里所没有的坚持。

如此嘈杂的环境,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在灯与影,声与乐的交换中,我们依然安静着。因为我们的演唱,酒吧的生意变得特别好,而我们也就成了传说中的双生蝶姬,眉脚有蝶影,歌声充满哀怨的双生姐妹。

就这样渡过了大学的美好时光,就这样消磨了明媚的青春,在没有你的日子里,在没有你的世界里,在心冰封的尘世中,充实却依然麻木着。

【柒】

“过的好吗?有男朋友了吧?”屏幕上跳出了这行字。

“呵呵,男朋友是什么概念?”我不禁失笑。

“你还恨我吗?”他问。

“有什么好恨的呢,当初你原本就是玩弄我的感情”,我冷冷的敲下这句话。我想我已经不在乎了,心已死,又怎么会有感觉呢。

“对不起,可是我是真的爱过你!”

真的爱过是怎样的一个概念,我要的不是对不起。忘了你说过吗,你会爱我一辈子,每天每天多一点,怎么就淡了,怎么就忘了呢。我还在原地等你,而你早已走远,抛下了我,抛下了我们曾经的海誓山盟,携着另一个人的手走天涯。如你所期待的,你拥有了一份天荒地老的爱情,只是那人不是我。爱上你是我此生的浩劫,既然无法逃脱,我选择承受。

窗外高楼上的大钟古板的敲了六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梦语,快点收拾,准备出门了!”唯心开始催促我。我们都是不喜欢迟到的人,在我们的眼中,一切都是神圣的,一切都值得尊重,包括时间。退出MSN,关了电脑,关上灯,将一切锁在身后。

最后一次站在这个城市的土地上,最后一次站在这个城市的舞台上,将音乐调到最高,将灯光全全投下,最后一次,淋漓尽致的演唱。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歌唱,就这样毫无顾忌的释放。任泪水打落在鼓面上,伴出哀鸣的和音。看着过去的一幕幕穿过眼前,一一将它删除,不留半点痕迹。

5点59分59秒,6点,一秒钟的时差,白天与黑夜的距离,原来尘世间的爱恨情仇也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

当清晨的第一道光线照入世间,我们背起了行囊,去往海的另一边,去往另一座没有你的城。

莫凡,此生永不再相见!

后记:

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预料的,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谓的永远,也只不过是那一秒钟的思想。太单纯总是容易破碎,尘世间的东西,远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完美的爱情故事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这样的现实无法上演。

蝴蝶飞不过沧海,不是因为她没勇气,只是沧海那边早已没了等待。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