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编文学网 >情感故事 > 正文

我也很想他 情感故事看的好心痛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6-17 23:01 阅读:


(一)

小木对着她的劣质手机的摄像头,嘴角上扬。彩信,发送,Y,确定......如往日一样。或许是该结束啦,这次的旅行真的离开太久了,久得都要记不得她最热爱的家乡的样子了。在小木踏上田边的水泥路的时候,手机震动了,是Y的短信。解锁,读取。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这一年来小木第一次读Y的短信。“小木,这一年的流浪你一定很辛苦吧!回来吧!我很想你,小影也是......”“嗯”我这样回Y的短信,这也是一年以来第一次回Y的短信。­

还记得刚离开瑞城的时候,每天,小木的手机至少会有二十几个未接来电,以及好多好多的短信。于是小木习惯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在睡觉之前把未接来电的记录以及短信全部删掉。以前小木总说想找个人陪她一起旅行,这话说了很多遍,可最终还是没找到那个陪她一起旅行的人,或者说他明白始终不明白她说的那个人是自己,又或者他明白,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所以小木开始了一个人的旅行,去了原来希望和那个人一起去的地方,一个人看了原本属于两个人的风景......­

今天,小木终于到达最终的目的地——一大片向日葵田的地方。这里的向日葵真的好漂亮,每一株都努力朝着太阳的方向生长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温暖的气息。小木闭上眼睛,仿佛又见那年夏天Y为她采来一大捆向日葵,然后用他细长的双手捧到小木面前,脸颊绯红,用还未发育成熟的声音说,“小木,送你的。”只是因为那时的小木曾说,谁要是送她好多好多的向日葵,我就会嫁给他。“乘客您好,您乘坐的K73801由广州开往瑞城的列车即将出发......”小木的位置在窗户旁边,可以将外面可以将一望无际的向日葵田尽收眼底,小木看着向日葵出神,恍惚间好像听见Y一年前对她说的那句——你就是我的向日葵啊!虽然当时对他的霸道极其不爽,却又一种被保护的幸福。因为Y说我是他的向日葵,只是他的......­


(二)

今天的阳光极其温暖,从窗外照进来。就如幼时,夏天夜晚在院墙里看星星时,奶奶苍老的手摩挲她的发一样。小木用她的杂牌手机拍了这次最漫长的旅行来的最后一张照片,还是像往日一样,嘴角上扬着,但,这一次她真的笑了。还是发送彩信,但这一次,有了内容——我回来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一点也不似当初的她,似乎每时每刻都是活力四射,对于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是热烈追求的样子。六个小时的车程,小木看累了窗外的风景,就眯一下眼睛。真的睡觉她是不敢的,因为一年在外的生活已经让她明白什么“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不再像以前一样,是个傻傻的小姑娘,从不会有坏人的概念。­

当小木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很久都没看到过的丝瓜架,南方特有的水稻田,小镇里还在用灶台的人家烟囱飘出缕缕白烟。虽然离开一年了,但这情景,却一点也不陌生,因为在梦里已经出现太多次了。从站台出来,小木看了一下手机,刚好是下午两点。小木记得下午两点是瑞城最热的时候,每到这个时间点,她一定是窝在家里,一步也不肯挪动的。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小木抬起头,阳光有些刺眼。她把Y二十岁生日时送她的帽子戴上,这帽子应该是从这里带走的她觉得唯一比钱更加珍贵的东西吧!小木随着人流往前走,看到那些扛着大包小包的人,目光努力搜寻。突然眼前一亮,“叔,我在这呢!”然后就看到一个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咧开嘴,露出几颗闪闪发光的金牙,哈哈大笑,“哈哈。。。狗娃子,咋几年没见都长成大青年啦!”瞬间,整个大厅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们两个人那里,停了几秒又转回去,还有些人用鄙夷的眼光,极嘲讽的口气说,“有人接有屁了不起啊!”其实有人能给你这样的温暖也是一种极大的幸福丫,小木在心里这样想着,却对自己说,“其实我一点也不羡慕他们!”其实,小木心里还是希望有人会牵挂…­


(三)

“小木头!”好熟悉的称呼,这个声音就像是来自那年夏天的午后,往事像大堤决口涌入脑海。那年,外婆来接小木到妈妈的新家,也是这样一个午后,阳光也如今日般耀眼。在候车大厅最中央的柱子上贴着一张发黄的废旧报纸,用木炭灰写着“我是孤儿,求好心人帮帮我!”歪歪扭扭的字体仿佛诉说眼前这个小女孩的命运的艰难与曲折。脏兮兮的脸庞,眼眶红红的,一双小小的眼前努力睁着,似乎这样就可以不让眼泪掉下来了。此刻,小木仿佛看到另外一个自己。父亲离开的时候,她也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所有人,因为她答应过爸爸不会哭的,她要做个坚强的孩子。在众人惊讶的眼光中,小木走过去,牵起小女孩的手。“走,我们回家去。”小女孩乖巧地点点头,“嗯!”­

小木叫她小影,小木说,你就像我的影子,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小木知道那个妈妈要她叫爸爸的男人是个很有钱的人,所以小木求妈妈让他收养小影,而那个妈妈让小木称之为爸爸的人觉得小木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负担了,不想再背上一个包袱。于是小木笑着威胁说如果不收留小影她就离家出走,才使得那男人勉强答应。小影一直是个乖巧的孩子,会观察大人的脸色,会帮忙分担家务。。。总之,她做了所有她能做的事,小心翼翼地在这个“家”生存着。邻居总说小木一家命好,收留了小影这么听话的孩子,有时候也会叹息,这孩子什么都好,可惜就是不喜欢讲话,也不喜欢笑。。。而对于小影来说,只有和小木在一起才是最快乐的!在小木的强烈要求下,她们共用一个房间。每天,在小木妈妈来和小木说完晚安之后,这个小房间就成了两个人的乐园。她们可以在床上一直聊到天亮,偶尔挠一下对方痒痒,或者半夜爬到屋顶上看星星。。。对小影来说,小木真的好像太阳一样,给了她太多太多温暖。从此,形影不离的两个人成了三个人,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小木现在也总还是常常想起那段年幼的时光,她想那些都是他们最最珍贵的回忆吧!而对那时的小木来说,多了一个除Y以外的玩伴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从此,形影不离的两个人成了三个人,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小木现在也总还是常常想起那段年幼的时光,她想那些都是他们最最珍贵的回忆吧!­


(四)

流星再美,也只是瞬间。年幼的小木总在一些言情小说中看到这样的句子,那时的她并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她是觉得她和小木还有Y可以一直这样,直到永远的。时间就像小木当年玩耍时抓在手中的沙,在不知不觉中流走…明天就是小影子(小木一直这样唤小影)的十八岁生日了,小木追着妈妈帮小影过生日。其实小影只希望和小木一起,只有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像平常一样过一天,或者吃一个小小的蛋糕,这样就够了。可是小木却觉得人生没有第二个十八岁,应该好好地庆祝一下。一大早,在和小影说完生日快乐之后,小木就匆匆忙忙地出门。出门之前小木还神秘兮兮地对小影说,“晚上等我回来哦!”小影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也没多想什么。只是在心里嘀咕了一下‘这小个木头,一定又有什么鬼点子了’。­

晚饭之前,小影如往常一样在房间写作业。“咚咚。。。”,小影起身去开门。“HAPPYBIRTHDAYTOYOU!。。。”小影看到她所有的同学都在为她唱生日歌,为她祝福。桌上放着一个好大的蛋糕,上面写着“祝小影生日快乐!”此刻,小影感觉眼眶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过,因为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待遇。自从父亲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帮她过一次生日,哪怕是简单的一碗寿面。小木看到小影眼眶红红的,手忙脚乱“小影子,我做错什么了吗?你不要哭呀!”小影赶紧擦掉眼泪,给小木一个大大的微笑,“怎么会呢!小影很开心的,谢谢小木还有大家帮我过生日,我真的很开心!”这是小影十八年来过得最隆重的一次生日,小木妈妈亲自下厨,小木则精心设计了许多节目,包括把全班同学请到家里来帮小影过生日。为了这场生日派对,小木和Y可是策划了很久呢!那天晚上,小影和所有的同学都相处得极其融洽。在和其他同学的互动里,其实班上有很多同学和她都是志同道合之人。或许真的像奶奶说的那样,自己应该多笑一笑,这样就不会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像冰山一样的感觉了。­

九点多,生日派对也渐渐接近尾声,同学们差不多都回家了。小木妈妈对小影说,“你去休息吧!今天就我来收拾,明天再一切恢复正常”小影还想说什么,小木拉着小影就往房间跑。“这孩子,慢点跑!”只听见小木妈妈在身后叫着。“小影,时间过得好快哦!一转眼,你也十八岁了”小木望着蔚蓝天空对说。“小影,你有喜欢的人吗?”小木很自然地问,而小影被小木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到了,愣了几秒,然后脸刷地一下红了。“快说!快说!”小木很兴奋地嚷着,“额。。。”“不要磨蹭嘛!”“等一下”小影很认真地看着小木“如果我和你喜欢同一个人,你会怎么办?”这次轮到小木愣住了,不过在下一秒她马上就反应过来,“那我就离开呀,让你们在一起嘛!”当时真的说得好轻松,仿佛在诉说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一件事。“小影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好好照顾她!”这是小木离开之前留给Y的最后一封信,苍白的纸张,墨迹延伸,仿佛早就注定了他们的结局。。。“小影,Y是喜欢你的,你们一定要幸福哦,不然我会不开心的!”这是小木给小影的最后一条短信。­

(五)

突然,有什么东西落到小木脸上,湿湿的,是雨水。小木淡淡地说:“下雨了。。。”小木松开小影紧紧抱着的手臂。“我们回家吧!”小影还是如当年一样乖巧地点点头。“小木,这是Y让我转交给你的。”一路公交车好像换了新的车子,小木和小影还是坐在窗户旁边的位置。小木接过来,是一本淡蓝色的涂鸦本。那本子小木在很多年前见到过,那是Y当年最为珍贵的东西。小木每次说要看,都被Y阻止,然后用很严肃的口吻对她说,“不要,不然我会生气!”而小木每次看到Y板着一张脸都会朝着他扮鬼脸,然后又有些气愤地说“小气鬼!不看就不看!”之后的几天,见到Y,小木总是爱理不理的样子,直到Y抱着一大捆向日葵来跟他道歉。其实小木早就已经不生气了,只是想要看看Y来跟她道歉的样子。每次看到Y那么在乎她的样子,她都会有一种极大的满足感。“小木”小影轻轻唤她,“看一看里面吧!”小木翻开第一页,­

小木:看你收到那一大捆向日葵的时候好高兴的样子,我觉得好幸福啊!还记得你说谁要是送你好多好多的向日葵你就会嫁给他的,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送你向日葵了吧!因为我想要娶你!以后,我会在一大片向日葵的田里,举行我们的婚礼,然后请我们的亲友共同见证我们的婚礼。­

小木:你说小影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可是你知道吗?平日的你总像向日葵一样,那么努力地给人无限的温暖,看着你那么努力的样子,更让我心疼。看着你哭,我多想给你我的肩膀让你去依靠,就像小时候坐车,你总是肆无忌惮地靠在我身上。可是长大后的你,每次坐车都是和我前后排,坐在你身边的成了小影。­

小木:你离开已经半年了,每天我都给你打电话发短信,可是你从来没有接过我的电话,也没有回过我的短信。不知道现在的你过得好吗?现在没有我听你讲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事,你还习惯吗?不知道那么需要朋友的你,没有她们在身边会怎么样?小木一页一页地翻阅着,发现Y写的字数一天比一天少,由一页变为半页多,半页多变为半页。小木渐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木: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我要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想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为你种的向日葵已经开花了,一大片金黄色的,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可惜再也见不到你捧着我送的向日葵微笑的样子了。。。­

小木:谢谢你!我的向日葵。我就要走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以后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你会想我吗?­

厚厚的一本涂鸦本,小木翻到最后一页了。亲爱的小木:我爱你!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告诉你了。偌大的纸张只有空空荡荡的那么几个字,是Y一如既往清秀的字体。­

小木合上本子,滚烫的眼泪落在淡蓝色的封面上,留下透明的痕迹。小木用手去擦,那是Y留给她的,她要好好保护它。小影轻拍着小木的背,任由她的眼泪湿了衣裳,因为小影知道能承载小木眼泪的人已经不在。­

“影”小木顿了顿,“这一年你和Y过得好吗?”“Y,他对我很好啊!只是心里有个人,念念不忘,直到地老天荒。。。”小木沉默着,她很清楚那个人是谁,只是。。。小木看着那一大片蔚蓝天空,向日葵已经长得高过了头顶,朝着太阳的方向,骄傲地生长着。“小木,我很想他,你呢?”小木转过头看旁边的向日葵,“不想”小木淡淡地说,那一刻,小木眼中的天空突然变得好模糊,温热的液体从脸上滑落,滋养了这片Y为她种下的向日葵田。­

又一年后,小木大学毕业,向日葵田旁又竖起了一座新坟,与不远处的荒冢形成明显的对比。小木按照影的意愿,将她葬在向日葵田旁。“影,我也很想他。。。”小木对着天空大声喊,“Y,我很想你!你听到了吗?”一阵微风拂面而过,向日葵在阳光下轻轻摇曳着。。。­

    赞助推荐